诸如教育分期等场景类分期的风险又将如何防范-龙珠z游戏-网易社会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双辽新闻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教育平台-诸如教育分期等场景类分期的风险又将如何防范

印度新德里火灾

事實上,風控問題也正是很多金融機構至今沒有參与到消費分期中來的主要原因。

消費金融是一種創新嘗試,提高了部分人群獲得金融資源配置的機會,儘管各方無法迴避對合作場景把控不力、貸款收費不透明、綜合信息費過高等問題,但也應該為它的發展提供一方良性沃土。

如此一來,「真正有效的辦法還是強化過程管理和貸后管理,不僅僅監控借款人,更要監控教培機構,做到風險早發現、早應對。」薛洪言稱。但這其中的問題在於,培訓機構並非借款人,沒有義務向借貸平台提供詳細的財務數據,金融機構只能從規模、口碑等一些外部指標進行粗略判斷,難以實時追蹤培訓機構的經營狀況。

[ 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關於規範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明確收費周期要合理,按照課時收費的,每科一次性收費不能超過60課時,按照培訓周期收費的,一次性收取周期不能超過3個月的費用。 ]

分期風險該如何防範?儘管已出台文件規範,但業內亂象並未停止。在培訓機構失聯或者跑路后,消費者的苦水在於「明明無法繼續上課了,錢卻得繼續還,不還就要上徵信」,他們中大多數的訴求是希望借貸平台能夠暫停還款。但于借貸平台而言,貸款人按照合同還款本就是應該的事。

「其實不止教育分期,像預付卡式的消費分期都會存在這種的風險。」上述資深人士坦言。像一些長租公寓公司、互聯網裝修平台發生資金鏈斷裂后,經營者跑路,導致租戶無房可租、裝修合同不能履行,但消費者仍需按照合同償還貸款。「如果購買的是商品還好說,畢竟就一次性交易,但像服務類的,比如教育、健身、美容美髮等,或者是期限長的,風險相對更大。」他說。

不過,針對教育分期的亂象,相關部門已經出台了舉措。2018年8月,《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發佈,對培訓費一次性收取的時間跨度作出規定,要求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關於規範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明確收費周期要合理,按照課時收費的,每科一次性收費不能超過60課時,按照培訓周期收費的,一次性收取周期不能超過3個月的費用。

目前,部分經驗豐富的機構已積極採取措施。比如以數字化的手段完善資產端閉環場景的風險把控,實地走訪場景平台,從資質、店面分佈、營業情況等多個維度進行審查,及時發現風險等。

那麼應該如何防範培訓機構跑路的風險?「對於消費者來說,需要對所選擇的品牌、分期的期限等做判斷。」前述資深從業者告訴記者,「相比借貸平台,消費者的確更難了解培訓機構的財務情況,所以自身要根據風險偏好選擇適當的產品,再者期限也不要過長。」另外,他還稱,儘管是借貸平台和用戶之間建立了關係,但由於場景分期的特殊性,平台仍需加強對培訓機構的監管,比如關注教育機構成立年限、學生規模等。

近日一則社會培訓機構關店停業,而通過分期方式支付學費的學員們卻不得不繼續還款的消息讓市場的目光再次聚焦在教育分期貸上。一方是用戶「賠了夫人又折兵」,一方是借貸平檯面臨着聲譽和不良的損失,教育分期之過應由誰來承擔?而諸如教育分期等場景類分期的風險又將如何防範?

由此,不少平台和機構紛紛加入其中,教育分期貸可謂是「風光無限」。教育機構方面,目前如滬江網校、TutorABC、VIPKID、英孚教育等知名在線平台均已支持分期付學費;借貸平台方面,主要玩家有三類,一類是傳統商業銀行,一般以信用卡分期或消費貸分期的方式來進行,另一類是諸如度小滿、京東金融等互聯網金融公司,再者是消費金融公司。

「借貸關係是發生在用戶和平台之間的,且是真實存在的,就好比貸款消費,不能說東西不見了,就不再還錢了。」一位銀行業人士對記者說道,「也會有用戶說,培訓機構和借貸平台是連在一起的,不培訓了自然就不用還款。但就算機構跑路,借貸平台其實在一開始就把用戶的學費全部支付給了機構的。」

也有觀點稱,可設立第三方存管機構統一管理用戶資金。對此,不少業內人認為,此舉在實操中存在難度。一來,建立資金池后可能衍生另外的風險;二來,本身缺少現金流的培訓機構不見得會同意;再者,無相應的監管規範。

金融與場景融合之痛其實不論是教育分期風險也好,還是租房分期風險等,都是金融與場景在融合過程中的痛點體現。近年來,在產品「以用戶為中心」的傾向下,不少金融機構為了獲客、保持客戶黏性去做場景,而場景方來做金融,兩者加速融合。

接受採訪的多位業內人士認為,不論是教育分期風險,還是租房分期風險等,都是金融與場景在融合過程中的痛點體現。並不能將所有的責任推給借貸平台,借貸平台僅僅提供了金融產品和服務,而金融產品的選擇權在於用戶本身,風險產生的關鍵在於培訓機構。若要防範,只能強化對場景平台的過程管理和貸后管理,然而這種監管難度較大。培訓機構並非借款人,借貸平台只能從一些外部指標進行粗略判斷。

然而,與生機勃勃的市場同時存在的還有暗流涌動的風險。「說白了,教育分期的風險主要有兩個,一個是來自C端用戶的,一個是來自B端商家的。」一位資深消費金融從業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早前的教育分期,存在用戶騙貸的情況比較多,現在更多的風險敞口集中到了商戶上。」

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告訴記者,對借貸平台來說,最簡單的辦法是提高合作門檻,只與頭部教培機構合作,不過頭部機構競爭激烈、業務空間有限,要想把規模做大,還是需要與二三線教培機構打交道。

據德勤發佈的報告《教育新時代》預測,至2020年,我國職業教育市場規模將達1.24萬億元,占教育總規模的37%。智研諮詢也曾預計,至2020年,職業教育市場規模將有11077億元,年複合增長率13%。

「整體上看,這個風控難度很大。」前述銀行業人士說,「此前也有人提到,看能不能幾家機構聯合監管,利用金融科技的手段,針對不同的場景實施不同的策略,比如注意分期期限等,或者建立民間監督機構,但這在管理方面存在難度。」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亦對記者表示,借貸平台只是提供金融產品和服務,而金融產品的選擇權是在用戶身上,只要產品本身沒有問題,也未發現金融機構與合作機構有不法行為,借貸平台則沒有義務承擔責任。

換言之,借貸平台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是受害者,當教培機構不能如約提供服務時,學員兼借款人的利益受損,會極大影響其還款意願和還款能力,而平台不僅要遭受損失,很多時候還會面臨聲譽風險,形成一種雙輸的局面。

段思宇[ 對於消費者來說,需要對所選擇的品牌、分期的期限等做判斷。相比借貸平台,消費者的確更難了解培訓機構的財務情況,所以自身要根據風險偏好選擇適當的產品,再者期限也不要過長。另外,儘管是借貸平台和用戶之間建立了關係,但由於場景分期的特殊性,平台仍需加強對培訓機構的監管,比如關注教育機構成立年限、學生規模等。

從模式上看,這是一種三方得利的方式,學員享受了「分期支付」的便利,培訓機構提高了生源和現金流,借貸平台則降低了獲客成本;另從市場規模來看,這一市場還存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市場擴張下風險漸露在推出初期,基於「互聯網+金融+教育」的創新模式——教育分期貸款本被予以了極大的期待。所謂教育分期,其實就是學費分期,學員通過培訓機構報名,培訓機構委託第三方借貸平台向學員放貸,學員以分期支付的方式支付學費。

以度小滿為例,其今年5月發佈的數據顯示,度小滿教育分期業務已經累計提供超過230億元的貸款,超200萬人。其中40%以上用戶來自農村,15%來自國家級貧困縣,超80萬用戶是大專以下學歷。再如螞蟻金服,于去年設立5億教育專項基金,計劃在2019年為45歲以下成年用戶的職業培訓等需求提供貸款分期,用戶可獲得至少3期分期免息優惠,預計全年將為1000萬人次提供支持。

融合過程中,就出現了各式各樣的亂象,有的專業人士都無法區別,更不用說普通的金融消費者。在薛洪言看來,保護消費者利益、維護金融行業聲譽與場景方適當盈利並不矛盾,但如果行業信譽一點點塌陷,那麼越來越多的人會將消費分期等同於套路貸,這個觀念一旦形成,便難以扭轉。

被視為普惠金融切入場景消費重要切口的教育分期貸,由於各種原因,正不斷暴露着風險。

今日关键词:加总理致信李玉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