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人民群众对更高水平医疗卫生服务的更为迫切的需求-神秘岛游戏-国际新闻联播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双辽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医疗健康-面对人民群众对更高水平医疗卫生服务的更为迫切的需求

武汉回应领口罩

完善醫保制度的同時,以基層為重點,醫療衛生資源不斷下沉到農村和城市社區。老百姓看病「挂號起五更,排隊一條龍」「等待兩小時,看病兩分鐘」「千金難買一床位」等困難逐步緩解。

剛開始老百姓也有疑慮,做一個醫生要學好幾年,這個黃毛丫頭只學4個月能看病嗎?有個病人牙齒痛,王桂珍要給他針灸,先給自己扎,病人也就不怕了。「我給他把針紮下去,他說真好,不痛了。病人的宣傳比我們自己宣傳更有力。」

赤腳醫生制度,是基於當時仍然落後的社會條件和農村實際做出的選擇:通過一支廣覆蓋的醫療衛生隊伍,醫治處理農村的常見病、多發病,滿足廣大農民的初級醫護需要。

在這家縣級醫院,化學檢驗、免疫檢驗、臨床血液檢驗全部實現全自動流水線作業,抽血更少,檢測更准,速度更快。引入數字化血管造影機,新開展微創介入治療,大幅減少手術時間,減輕患者病痛。看病挂號繳費用手機即可完成,預約挂號精確到分鐘。「今年每天接診病人近2000人,比去年同期增加近一倍,好多以前到大城市看病的人都回來了。」院長張建才說。

在國家持續投入下,各地縣級醫院醫療水平不斷提升,就醫環境明顯改善。2018年全國84%的縣級醫院達到二級醫院水平,全國縣域內就診率達到85%。

隨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對健康和醫療保障的需求日益增加,醫療資源和經費出現嚴重短缺局面。中國醫療衛生事業亟須突圍,走出一條新的全民健康之路,讓人民群眾看得上病、看得好病。

曾被稱為「東亞病夫」的中國人,將在更好的制度設計和公共服務中享有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保障。(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張琰)

王桂珍是1975年上映的電影《春苗》中田春苗的原型。她沒進過中學的門,簡單的化學符號都搞不懂。面對這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學生,老師把書上講的知識和病人的癥狀結合起來,理論聯繫實際,開展案例教學。比如大隊里氣管炎病人比較多,老師就把聽診器放在病人身上教學生們聽診,這種聲音叫濕羅音,那種聲音叫干羅音,學生們就聽得懂記得牢。

上海川沙縣江鎮公社的培訓班開課比較早,公社從21個生產大隊挑選了28個人參加培訓。1965年12月,21歲的王桂珍走進了培訓班的大門。

經過培訓,學員們初步掌握了一些多發病、傳染病的基本知識,可以治療常見病,能為產婦接生。1966年3月,王桂珍等28名學員結業了,他們回到各自的生產大隊,一邊勞動,一邊給人看病。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對健康中國的勾勒和謀划,首要關注的是人民的健康。在這一大背景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逐步升級。為了不讓農民「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各級財政提高了對新農合的人均補助標準。

「應該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培養一大批『農村也養得起』的醫生,由他們來為農民看病服務。」1965年6月26日,毛澤東對時任衛生部部長錢信忠說。

2015年8月,國務院《關於全面實施城鄉居民大病保險的意見》印發,要求在2016年實現大病保險全覆蓋,讓更多大病患者減輕負擔。2016年12月印發並實施的《「十三五」衛生與健康規劃》提出,到2020年,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基本建立,實現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人民翻身做了主人,摘掉「病夫」帽子既是民族期盼,也是現實需要。當時全國人口超過5.4億,人均預期壽命只有35歲左右。衛生機構和衛生設施少之又少,天花、鼠疫、血吸蟲病等地方病、傳染病嚴重威脅着人民特別是廣大農民的健康。

後來,上海《文匯報》報道了王桂珍的事。毛澤東看后批示了七個字:「赤腳醫生就是好。」此後,全國赤腳醫生逐步發展到100多萬人。

2003年,我國開始試點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這一政府組織、引導、支持,農民自願參加,個人、集體和政府多方籌資,以大病統籌為主的農民醫療互助共濟制度,讓農民擁有了基本的醫療保障。再加上城鎮居民醫保和職工醫保,我國初步建立起覆蓋全民的醫療保障體系。

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國家富強的重要標誌。新中國七十年,居民人均預期壽命從35歲提高到77歲,孕產婦死亡率從1500/10萬下降到18.3/10萬,嬰兒死亡率從200‰下降到6.1‰。這3個國際通行的居民健康衡量指標的巨大變化,見證了一個發展中人口大國衛生與健康事業的不平凡歷程。今天,面對近十四億人口的基本國情,面對人民群眾對更高水平醫療衛生服務的更為迫切的需求,統籌解決好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現實最直接的健康問題,健康中國建設任重道遠。

2014年,家住河南農村的王興梅患上了一種疑難病。用盡家裡的積蓄,前前後後花了30多萬元,到2014年11月,王興梅報銷的醫藥費已超過新農合20萬元的封頂線,這讓她一度產生放棄治療的想法。

「一根銀針、一把草藥」,兩腳泥巴,看病就在田間地頭,這是赤腳醫生的典型畫像。為了降低醫療成本,赤腳醫生普遍使用了中草藥和針灸這類診療技術。王桂珍他們在村邊一塊坡地上種了一百多種中草藥,村裡還專門建了土藥房。

1896年10月17日,英文報紙《字林西報》發表一篇題為《中國實情》的文章。文中說,「夫中國——東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

2015年1月1日,河南省全面實施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像王興梅這樣的大病患者,醫藥費在基本醫保報銷后,自付部分超過了15000元,就可以二次報銷,最高30萬元。王興梅能夠繼續治病了。

實踐證明,無論社會發展到什麼程度,都要毫不動搖地把公益性寫在醫療衛生事業的旗幟上,不能走全盤市場化、商業化的路子。從「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寫入十八大報告,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到十九大報告對「實施健康中國戰略」作出全面部署,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牢牢把握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將人民健康擺到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建設健康中國的指導思想、頂層設計和實施路徑一步步深化、系統化、具體化。

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經濟體制改革從農村起步。舊有的農村合作醫療失去集體經濟支撐,赤腳醫生逐漸淡出舞台。1985年,衛生部決定停止使用赤腳醫生的名稱,規定所有農村衛生人員凡經過考試、考核已經達到醫生水平的,成為鄉村醫生。

醫務工作者熱烈響應,迅速組織了醫療隊,去農村、林區、牧區進行巡回醫療。巡回醫療隊每到一處,就要舉辦培訓班,培養了大批半農半醫的赤腳醫生。

雲陽是重慶市一個遠郊縣。現在,縣人民醫院藥房里,藥劑師輕輕一點鼠標,系統便可以自動調配藥品,一條機械臂把藥品放入設定好的藥品槽,通過軌道傳輸系統傳遞到藥劑師手邊。「過去是人排長隊等發葯,現在是葯排着隊等人。」患者錢斌這樣形容變化。

這個講話,就是新中國醫療衛生史上著名的「六二六指示」,核心是把醫療衛生事業的重點放到農村去。

鴉片戰爭后中國昏睡百年,國民「其心漸弛,其氣漸柔,其骨漸軟,其力漸弱」,體質羸弱,精神低下,心理屈辱,被譏諷為「東亞病夫」。

今日关键词:黄冈实行交通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