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代表普通市民真希望香港失去“一国两制-南京新闻频道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双辽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委员会中国-并不代表普通市民真希望香港失去“一国两制

火箭少女新歌

【環球時報記者 范凌志】香港社會兩個多月的亂局該如何解決?20日上午,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出席行政會議前見記者時表示,特區政府會馬上構建溝通平台,用開放的態度與各界人士溝通,化解分歧。據港媒報道,林鄭月娥面對記者時透露,對於社會提出有關協助香港復元的建議,政府都在留意,包括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也曾與她商討。當天下午,《環球時報》記者在香港專訪湯家驊,他認為,反對派要求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很難解決社會問題。在被問到近日公安武警在深圳的練兵所透露出的信息時,湯家驊表示,「全世界每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有責任為社會動蕩做最壞的打算」。

「示威者一直喊『沒有大台』(負責指揮的核心),但我覺得,『大台』一定有,只是肯定不是反對派(泛民)。」湯家驊說,示威者背後一定有資源,他們表面看起來很分散,但組織性非常強,懂得怎麼利用群眾情感。「如果他們做了社會不接受的事情,第二天就會找一些年輕人出來道歉,但是明天又會做同樣的事。」

面對當下香港社會嚴重撕裂、暴力行為持續不斷的情況,湯家驊提出搭建和解平台:「巴黎發生『黃背心』暴動時,馬克龍舉行了一場大辯論,通過對話聆聽社會不同的看法。」湯家驊建議該平台可以向特首建議特赦名單,但須在「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框架下,只有特首一人可以行使特赦權力。

18日,中央出台《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採訪最後,記者問湯家驊如何看香港被深圳全面超越的可能性。他沒有談論某個具體城市,只是說:「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安定的社會環境,香港就不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不可能成為航空樞紐,不可能成為法治地區。這完全是我們自己應該怎麼看自己的問題。」

針對外國勢力頻頻插手香港事務,中國外交部已經多次發出嚴正警告。外部勢力為何會對搞亂香港如此感興趣?湯家驊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在西方眼中,香港是中國最成功的一個城市,如果把這裏打垮,中國會被重傷,他們可能覺得對自己是有利的。「他們是衝著中美貿易戰來的,但貿易戰也總有緩和的一天。我們要從根本的社會層面去看,如果社會是健康的,大家有一定的互信,外國人就怎麼也影響不了香港。」

「警察沒有暴力,只有武力」在香港暴力事件中,示威者把警察當成重點攻擊目標。湯家驊認為,警察承受着很大壓力。「嚴格來講,警察沒有暴力,只有武力,是受法律授權的。假如警察使用超出授權的武力,警察內部會有處理方法。」湯家驊希望特區政府可以給警察和其家人更多幫助。「警察在當下情況下是非常難做的,應該呼籲社會從正面的角度去看警察。」

市民不希望失去「一國兩制」一些極端人士經常在示威活動中喊「港獨」口號,香港的真實民意如何?湯家驊認為,一些年輕人喊激進口號,並不代表普通市民真希望香港失去「一國兩制」。「我們所有研究都證明,香港近90%的人都希望繼續『一國兩制』,就算真有人搞『港獨』,也遠遠不是主流。這是香港特區政府可以處理的。」

香港資深大律師湯家驊 攝影 范凌志

湯家驊強調,反對派不重要,香港廣大市民最重要。他估計所謂「勇武派」其實很少,人數不超過兩三千。「他們敢搞破壞,因為他們認為有市民的支持就胡作非為。要把這批人跟廣大香港市民分開。」湯家驊表示,應該向所謂的「和理非」示威者遊說「一國兩制」的重要性,讓他們明白,如果暴力持續下去,沒了「一國兩制」,受害的是香港市民。

8月10日,不少市民拍到武警車隊在深圳集結的畫面。17日,一段武警和公安在深圳聯合大練兵的視頻流傳網絡。外界認為這是給香港暴徒發出的明確信號。「全世界每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有責任為社會動蕩做最壞的打算。」被《環球時報》記者問到如何看待這些猜測時,湯家驊表示,現在形勢非常危險,中央政府不可能沒有應對方案。「有這樣的最後方案,不代表這個方案一定會實施,但是政府肯定已經考慮到後果。我覺得這不是威嚇,而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有的準備。」

對於反對派一直以來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湯家驊直言,「這就是在說『你做得不對,你要負責!』他們如果說警察做得不對,警察和支持警察者會覺得不公平。這樣解決不了社會的重大分歧。」湯家驊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他也不認為反對派(指立法會內的泛民主派)有多大影響力。「泛民說支持那些示威學生,但學生都不聽他們的。」

根據香港法律,「獨立調查委員會」需要依據《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委員會的主席一般由高級大法官擔任,但這隻是行政上的慣例而非規定。記者從相關學者處了解到,歷史上成立調查委員會,大部分都針對具體民生問題,政治議題很少。「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一件事,可以傳訊任何它認為相關的人,包括政府公務員,被傳訊者若不出現就會被控犯罪。正因如此,「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公正性和效率一直存在爭議。

搭建和解平台湯家驊曾經是香港反對派政黨——公民黨的創黨成員。2015年6月,身為立法會中溫和反對派「最後一人」的湯家驊宣布退出公民黨,從此與反對派決裂。在他看來,反對派已漸漸偏離原來的政治路線,讓他很失望。

今日关键词:放烟花炸成植物人